假扮成魔鬼的天使——被霸凌10年後的獨白

你體會過「絕望」的滋味嗎?我體會過,大約發生在10年前,我遭遇了言語和關係霸凌。你知道被霸凌是什麼感覺嗎?動漫《彼方的阿斯特拉》第一集的開場,女主角孤身漂浮在外太空,當時的她並不知道自己為何突然出現在這裡,身邊沒有同伴,太空裝備出了問題,呼吸開始變得急促……如果你問我被霸凌是什麼感覺,我會說大概就是漂浮在外太空、孤立無援的這種感覺。可是,女主角有男主角拯救她,而我呢?

開學日

那天是開學日,自我介紹完,某位同學就開始對我發出尖銳的嘲笑聲,他嘲笑我的體型,問我有在舉重嗎?後來每天只要一進教室,他就會發出尖銳的嘲笑聲,其他同學也開始笑,有男有女。我沒有回嘴,沒有反擊,默默承受,我以為只要沉默,對方久了就會失去興趣,但沒有。當時的導師也沒辦法幫助我太多,因為她也快被這位同學逼瘋了,我想之後我們畢業時,導師一定非常開心。每天晚上躺在床上,我都感到好痛苦,我第一次體會了「絕望」的感覺。每次進教室前,我都非常緊張,而同樣尖銳的笑聲仍舊日復一日傳來。這件事情持續了好久,我已經忘了確切是多久(有人說,當我們受傷的時候,靈魂為了幫助我們免受太多痛苦,會讓記憶變得模糊)。

後來,第一次段考前我終於告訴父母我被霸凌的事情,父親出面處理,班上的同學不再嘲笑我了,陸續有同學和我互動。畢業前,我也寫了小卡片,送給比較頻繁互動的幾位同學。我的身高在女生當中偏高,但體型一直都是標準;而那位嘲笑我的同學體型矮胖,像顆圓滾滾的皮球。但我從來沒有嘲笑他或任何人的體型,因為我並不想變成我不喜歡的樣子。可是,10多年過去了,每次當我想起、說起、寫下這段往事時,為何眼淚卻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呢?

身體會記住所有的悲傷,以及……

從小的我就比較成熟,理性地告訴自己不要去恨。之後畢業,來到新的學校,交了新朋友,生活大致順遂。但是某次半夜做惡夢驚醒,想起這段往事,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恨好恨,我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這樣。我刪光了社群媒體上當時的同學——那些即使沒有嘲笑我,但從來沒有對我伸出援手的同學。幾年後,再次收到當年同學的好友邀請,我心想:「為什麼要寄給我呢?你不知道我恨你們嗎?」我恨傷害我的人,我恨袖手旁觀的人,但我最無法原諒的,是否就是那個無法捍衛自己的我?

被霸凌的那年,我的體重增加了大約10公斤,當時的我以為是青春期在發育的緣故。這10年間,即使體重一直都在標準範圍,但我再也沒有瘦回當時的體重。前陣子,讀到《食物情緒大解密》:「動物增加體重是為了準備冬眠,而體重增加的人則是在精神上冬眠,對自己真正的潛能漠不關心。」2020下半年的時候,我遭遇了另一件沉重的打擊,雖然這次不是被霸凌,但我再次感到絕望,我以為被霸凌已經是我人生最糟糕的時刻了,沒想到……。不同以往的是,經過這次的打擊,我覺得自己真的受夠了!我下定決心要做出改變。同時,我的體重開始減輕,體重計上出現了我很久都沒看過的數字,雖然還沒有瘦回10年前的體重,但我知道,我開始好了起來——真正地從10年前那場創傷開始漸漸復原。

假扮成魔鬼的天使

10多年後的某天,我突然體悟:會不會當初霸凌我的那個人,是「假扮成魔鬼的天使」?我被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嚇到,天使是幫助我們的人,傷害我的人怎麼會是天使呢?《創造金錢》:「無論你生命中發生什麼事,每一種情況都在教導你你需要學習的課題,讓你變得更有力量。每件事的發生都用某種方式在幫助你展現自己最大潛能,喚醒你內在的力量,同時進展到一個新的精練層次。……當你認出自己學習的內容,就能帶著喜悅而非痛苦掙扎地,快速通過所有的情況。」我想,之所以認為霸凌我的人是「假扮成魔鬼的天使」,是因為現在的我覺得,他的出現是上天在喚醒我的內在力量,教導我要用潛能生活。《創造金錢》:「宇宙有一條法則是:生命中出現的每個情境都在教導你如何去愛。你無法離開某件事,直到你愛它。」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成功的人都感謝過去傷害他們、使他們遭遇挫折的那些人。

英雄&幸運的人

網路上有人分享韓劇《愛的迫降》女主角尹世理的一段臺詞:「聽說人生中有三種人絕對不能忘:危急時向你伸出援手的人、丟下你獨自面對困境的人、害你身陷危險的人。」如果有人來拯救你,你真是幸運;如果沒人來拯救你,你會更加幸運,因為,你會成為英雄(英雄總在困厄中誕生),自己拯救自己。